北京大興女子監獄真實靈異現象

北京大興女子監獄

北京大興女子監獄

samok曾經在北京監獄服刑。他所訴說的不尋常的經歷,跟一般的鬼故事相比有很大的一個特點,那就是——"真實".而且這些真實的文字中間透露了現今監獄中的很多細節,耐人尋味。除了恐怖,還會有一些其他的東西會打動你……

1994年至1998年,我在北京市​​監獄服刑。不願看的可以不看。但不要對我個人做任何評論。

北京市監獄位於北京大興,俗名南大樓。因為監舍是解放前的一個兵營,整個大興只有這一棟三層的樓房,所以叫南大樓。我們都叫它三角樓。是L型的,中間是大門,兩邊分別叫東筒、西筒。我就住在東筒二層的一間監室裡。監室約二十平米,住十二個人,六張上下舖。我在房間一角的上鋪。三層整層是被封住的,貼著封條。具體何時封的不清楚。為什麼封的也不清楚。因為當時監舍緊張,不應該放著一層不用。

剛搬進去的時候,就听同室在說三層鬧鬼的事。具體就是三層有響動。很清晰。我試圖用各種科學的方法來解釋,比如結構位移說,共振說,老鼠說,鋼筋疲勞說等等。他們只是笑笑,說等你聽到就明白了。

有一天晚上,已經上床了。樓上開始有動靜,非常清晰,是人在走動的聲音,在不緊不慢的踱步,時不時的還有敲鐵欄的聲音,不知你們有沒有過拿一支小棒劃過長長的鐵欄杆的經歷?就是那種叮叮叮叮叮叮的聲音。無法用任何方式來解釋。後來就在房間的一角轉起圈來,就是我對角線的那角。我們屋裡的人可能已經習慣了,只是靜靜地聽著。就在這時,我說了一句話:如果你能聽到我,就過來。結果…….那腳步慢慢走到了我這邊。然後是一聲嘆息。什麼都沒有了。

以上完全真實。時間約是1995年的2月22日。因為好記。

直至1995年的4月,這兩個月中發生了大量不可思議的事情。我與獄警也聊過此事。他們說以前就有。他們曾經在有動靜的時候帶著警棍衝上三樓,但什麼也沒有,現在也習慣了。

多謝各位的捧場。再次聲明,我所說的完全是實事。這裡北京人多,你們可以打聽1995年的南大樓的鬼事,問警察也可以。無人不知。

下面再講一個:

我們監室的鐵窗外,是一個很大的法國梧桐。我們在二樓。所以,從窗口望出去,只能看到濃濃的枝葉。

在那一段時間,只要是傍晚,就會看到一隻大鸚鵡停在樹上。只那種很大很大的金剛大鸚鵡,顏色非常的艷,以前只是在圖片上或影視中見過的那種。我們都很奇怪,這種大鸚鵡一般都是在動物園裡,怎麼會有野生的?而且為什麼到晚上就會來到這裡?但是也沒多想,偶爾還隔著鐵窗逗逗它,或是丟一些吃的東西,但它從未吃過。

有一次,獄警叫我們班上三樓打掃衛生。可能是因為晚上他們值班也害怕。所以也想看個究竟。我們班是文藝班,平時不參加勞動,白天只有我們班在樓裡。兩個警察和一個雜務(就是監獄裡管犯人的犯人)帶著我們上到了三樓。筒道的大鐵門被一把大鎖鎖住,殘破的封條瑟瑟的抖動著。從鐵欄向筒道裡望去,每個人都不禁打了個冷戰。好陰森。雖然是大白天,但是裡面卻是霧濛濛的,好像看不通透的樣子,地上全是灰,厚厚的灰,死一般的沉寂與死一般的陰冷讓我們每個人都不寒而栗。

雜務打開了鎖。沒有辦法,在監獄裡,讓幹什麼就必須幹,沒有商量的。我們一個接一個走進去,開始掃地。每間屋每間屋的清理。為了壯膽,我們一個班都在一起掃一個屋子,看上去挺滑稽。掃到我們班的樓上那間,發現地上有一張畫。

一張像是挂歷的印刷品,但是沒有日曆,像挂歷一樣大,紙質也是現代的紙質。上面是一個美人。不是影星歌星,沒有人認識這個美人,美人在笑著,很怪的笑容。怪得讓人不敢多看一眼。最奇怪的是。這個美人的肩上,有一隻大鸚鵡! ! ! !和我們窗外的一模一樣的大鸚鵡! ! !

幾乎是同時,我們都怪叫著跑出來。我的手裡,還抓著那張畫。我哆哆嗦嗦地把那張畫遞給帶隊警察。他只看了一眼就連聲說:燒掉燒掉! !

畫被燒掉了。就在這時,筒道裡發出一聲大響。像是一個大木墩子重重地摔到地上的聲音一樣,我們都能感覺到震動。所有人面面相覷,包括警察。

從那天起。窗外再也沒有大鸚鵡。

從那天起。每晚的聲音比原來要大得多,複雜得多。有著各種聲響。有哭聲,有拖著鐵鐐走路的聲音,總之,比原來要囂張得多了。

獄警打了報告,管教科來了很多人,沒有查出任何原因。晚上仍然在響。最終,監獄沒有向北京市監管局報告此事。因為,從1995年的清明節夜裡,它們大鬧了一場後,就再也沒有來過了。

我有個朋友的弟弟在監獄工作,北京有個什麼十三處啊,十八處啦之類的(具體我記不清了)只關重型犯的地方,那裡的犯人都是死罪,只不過不到刑場去,在監獄裡面就執行了,聽說蠻秘密的,普通百姓是不知道。我那個朋友的弟弟有一年正好就調到那裡去了……

在九幾年的時候,北京有一件事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,北京有個人(官員)替人頂罪被判處了死刑,他的妻子不服,上訴根本就沒有用,多次被駁回。

一氣之下她居然開著一輛車去撞天安門,當然根本就沒接近的了那裡就被攔下來了,結果說是政治犯被關在了十三處。

犯人被處決時可以提不過分的要求,這好像自古就這樣啦。於是這個女人就提出了死時要穿全套紅色衣服的要求,監獄的人沒辦法只好給她找了一套。

於是自從她死後那個監獄就開始常常鬧鬼,經常有’冤枉啊,冤枉啊…………’或者’你們都不得好死……’之類的喊聲,別的犯人都被嚇的夠嗆,從此後她住過的牢房就被空下來了……

我那個朋友的弟弟剛去時不知道,有一次被派值夜班,走到那間牢房的時候居然聽到裡面有打麻將的聲音,他一怒之下打開房門一看,什麼人都沒有,也沒有聲音了。很奇怪的迴轉身準備出去時,又傳來了打麻將的聲音,他一回頭,結果看到了四個人圍著桌子,上面有盞很古老的燈照著,他看到背對著門坐著的是個穿紅衣服紅褲子的女人,那個女人慢慢轉過頭來,蒼白的臉色,對他說:’你們都不得好死’…………

筒道的盡頭相對的兩間屋子,一間是廁所,一間是水房,也就是洗漱的地方。可能你們不相信,監獄的水房與廁所是最乾淨的,因為有專人在不停的沖洗,如果洗不干淨,那這個人就慘了,呵呵。況且,洗廁所與洗水房在裡面是好活兒啊,輕鬆又不累,總比農田強多了。在水房的一角,有一個大LJ桶。是用大號的汽油桶改成的,把汽油桶截掉一小半,再焊上兩個鐵把手,就是LJ桶了。主要用來盛剩飯菜和生活LJ,一般兩天就會滿。裝滿的LJ桶很沉,得有三百來斤吧,要兩個人用鐵槓子抬才能抬到LJ場。

一九九五年的四月五日,清明。

那天的氣氛很緊張,因為有一個犯人犯了錯誤,在隊長辦公室裡被隊長修理。我們那時的中隊長是監獄裡最狠的一個,外號大鬍子。當時整個筒道裡都在聽著那個犯人的慘叫聲。每個人都戰戰兢兢,生怕出點什麼事也被順便修理了。不知不覺已到了晚上,突然樓上又響了起來。聲音出奇的大,是那種人來人往還有移動家具的聲音,不時還有類似板凳被碰倒的聲音,我們當時已見怪不怪了。

慢慢的入了夜,都睡去了。筒道裡很安靜。只有一個雜務在筒道口值班。 (這個雜務現在北京百腦匯工作)還有就是被罰站的那個犯錯誤的犯人。 (犯人罰站叫做站筒道。面衝牆,鼻、膝、腳尖三點觸牆)。到了十二點,被罰站的可以回去睡覺,就在雜務剛剛站起來準備給他開門的時候,就听到筒道另一頭的水房里傳出“嘩啷”一聲巨響! ! !

所有人都驚醒了,隊長也跑了出來,開了筒道的大鐵門,隊長讓雜務開了所有的門把各班的班長叫出來,隊長在前,一大幫人在後緊跟著進了水房,一進去,大家都驚住了。

原來在水房角落裡的大LJ桶被挪到了水房正中!

位移四米多!

地上有一條明顯的拖動的痕跡。

那是一隻裝滿了LJ的LJ桶,一個人根本移不動​​的。

不可能是犯人移的,睡覺後監舍門上鎖,想方便時要敲門讓雜務開門才可以出來。當時所有的門都鎖著。 (因為原來常常睡覺後有矛盾的去水房單挑,後來有一個受了重傷,才立的這條規矩)

那天是清明。一九九五年清明。

後來,整個樓的常住犯被分別調到別的監舍樓,只在一樓留了保外就醫被收回的犯人和生病的犯人。

當天的值班小隊長姓楊,北京宣武區人,北京市監獄十中隊隊長。一周後調走。

經歷講到這裡。但監獄鬼事有很多很多。其餘的是聽來的了。

原文及圖片來源: http://yuedu.163.com/news_reader/#/~/source?id=24126bf5d1f54064a519662e0c50984a_1&cid=5c52036c199b420084957034a0ea6005_1

,

No comments yet.

發表迴響

Powered by WordPress. Designed by WooThemes